当前位置:普宁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貂皮下的心

发布日期: 2019-12-11 21:17:12 浏览次数: 4 作者:

她有着晶莹剔透的名字玉儿如同她的名字,有一张白皙红一润的脸和一双娇一嫩柔软的手。她看你的时候,眼睛总是忧郁的;像荒漠中的,陆川镜头下的藏。

就是在那晚,

感受着貂皮下面冰冷的心。

修理她受伤的羽一毛一,

我拥着她颤一抖的身一子,我能给她的。是仅有的一点点温暖;在这个寒冷的北方;是否有一个暖巢,供她小憩,我和她从小长大。我考学了。嫁给了一个包工头,多年不见了。因为她的。

打开灯。

已是深夜11点,

以她的个一性一,

只听说她很富足。同学说她是阔太太,原以为她过得很好!也生出几分羡慕,就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。寒冷的夜晚,我的手机突然想起,"是我;能来陪陪我吗?我在xx洗浴中心,"爬起来。我知道:她一定很需!

洗浴中心宽敞的大厅内,

是不会麻烦别人的;我感觉到她的呼吸很不均匀;一定是很痛苦的样子,声音颤一抖。无限怜一爱一涌上心头!想着这些,尽管从热被窝到寒冷的室外是多么不情愿!我还是加快了脚步?透过窗户;我看见她在来来回回地走着。推。

手是那么的冰冷!

她一句话也没说:

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眼睛红肿的厉害。她早已订好房间!柔和的灯光下:我仔细地打量着她,早已不是过去的模样。臃肿的的身一体;无神的目光,凌一乱的头发,曾经花一样俊俏的玉儿去哪了?只一串串的眼泪滴落在我俩重叠的手上。我也什么都?

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心默默地感受!

她流完了眼泪,

医治心灵深处的创伤;默默地交流,好久好久;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,抬起头;只说了一句话,小的时候看红楼梦,"百姓人家,虽不能大富大贵,记得元春省亲:

却终能一生一团一聚。

没有骨肉分离之痛";

黎明将至,

这一一夜,我们相互依偎着;隐隐地发白。看她依旧没有睡意。反倒是一遍遍地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白金钻戒。想要摘下来的感觉,戒子的下面已经形成了深深地沟痕。因为她的小手是不是比原来的时候发胖了;已经很难了。想摘下它来。吃完早点。送她走的时候。她一步一回头,很留恋我的感觉。她走路的姿势依旧很美,貂皮大衣紧紧地裹一着她的身。

雪花儿一片片地随风飞舞着,我在想,貂皮下的心;是否温暖着,她说的是心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