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普宁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行军夜宿

发布日期: 2019-10-31 10:41:16 浏览次数: 3 作者:

我姥爷十六岁的时候去参军当兵。有一次,他们排急行军到江西附近,就找了个村子跟当地的老乡借宿避雨;当时的村子都不大,赶上下大。

可以提供给解放军休息的空房更是少之又少?

分配到最后,

"那房子还是别住了吧?

还剩我姥爷他们班没有住的地方,他们班里一个眼尖的战士看到村委会还有一间空房?便提议说住在那里。急忙阻挠说:村长一惊,不干净"班长问道:"不干净,什么意思。我们都是革命战士。不是来享受的;能避雨就。

"村长面露难色;

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战士,

我们就住这间房子了,

"同志;不是这个意思这间房子闹鬼,""什么?是坚定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;哪有什么妖魔鬼怪?"班长坚定地说道:村长也没有办法;只能让他们住进了村委会的空房,经过一天的急行军,大家都累的不行,外面的雷雨越来越大,进屋后各自找了个地方就准备。

所有人顿时睡意全无,

就在所有人朦朦胧胧将睡未睡的时候。屋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凄惨哭声;大家都以为是敌特分子在装神弄鬼搞破坏,甚至有人怀疑刚才的村长就是敌特分子,不容迟疑,班长立刻组织大家在屋子里外进行仔细地。

女人凄惨的哭声也随着炸雷声又飘了出来这次,

大家仔细听听哭声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?

此时哭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凄惨,而战士们却陆续来报说未发现任何可疑人物,这时候,大家都有点慌了;班长安抚道:就算是鬼也怕咱们当兵的,"不要怕;大家子弹上膛,再派一个战士向排长汇报,我们开枪震鬼。随着几声枪响,哭声渐渐平息了下来,就在大家庆幸的时候。一道夺目的闪电将整个天空都照亮了;大家都傻眼了,几个胆小的战士已经开始了啜泣;班长稳了稳心神。"不。

听到班长的命令,

此时房子里只剩下了女人凄厉的哭声;

是从床底下传出来的。

"班长指示道:

二话不说拿出工兵铲就开始挖,

大牛和铁柱都是又楞又壮的小伙子,

"毕竟都是打过仗见过血的人;那几个胆小的战士努力止住了啜泣,大家都安静了下来;越发让人觉得后背发凉,"班长,"床底下:你俩把床搬开;两个人听到班长的指令,突然听到了当的一声。不一会儿。班长怕两个愣头青出什么?

当班长将罐子从土中拿出的那一刻,

好像是挖到什么东西了?自己过去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挖了出来;说来也怪,尽管或多或少会感兴趣到害怕。但好奇心还是促使大家围到了班长身边?哭声戛然而止。这哭声的源头。凑近一看,竟是一个密封起来的瓷坛子,里面竟装满了金银首饰,班长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坛子,班长翻着看了看首:

跟村长说明了昨晚的事并让村长看看认不认识这些首饰。

班长他们也渐渐明白了事情的经过。

"没事了;大家睡觉吧!房里再也没有传出来哭声,"果然。第二天早上;班长抱着这个坛子去找村长,村长叫来村里的人辨认了一下:小声说道:有人认出了这些首饰,"这好像是以前地主三老爷家小妾的首饰吧?"这句话如平地惊雷一般引起了村民七嘴八舌的议论,地主三老爷家的地主婆非常凶!经常欺负家里的。

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小妾因实在忍受不了地主婆的欺凌,上吊自杀了,她在自己的房里哭了!

第二天发现的时候,

据说那晚。而家里人惧怕地主婆,竟没有一个人敢去看她,那个小妾的尸体都已经凉了,地主婆想把这个小妾的首饰拿回来,但小妾的首饰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?任地主婆在屋里翻遍了也没有找到,没多久,日本人就打了进来,大家都四散逃命。也没人再提及这。

只是每到打雷下雨的时候,房子里都会传出小妾那凄惨的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