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普宁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它是一只女鬼

发布日期: 2019-12-11 14:46:03 浏览次数: 5 作者:

两块烧肉;

岁月悠悠,不知不觉间,农历七月十五又到了。在这一天,许多老人都会在街边祭奠,烧纸钱给从地府鬼门关上来的孤魂野鬼,而我则比较特别,在古井前面摆上一只烧鸡,我会专门跑到村里那口荒废已久的。

而是为了纪念我那死去多年的好朋友小丁!

他的父亲是个残疾人,

我这样做。并不是为了祭奠孤魂野鬼;小丁是我们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的孩子,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,我就知道他总是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满村跑。他的身体很瘦弱,永远都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。没办法。他家里只有他和他父亲两个人,只会做点手工活来维持家计;有人也许会问。他父亲是残疾人。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小丁。

因此申请不下来。

为什么不申请伤残补贴呢?小丁的回答是:他家里没有什么钱?没能力给村干部送礼。尽管如此,小丁对生活还是很乐观的?他念完初中。

他便跟随村里一些人到外面的工地干活,父亲也去世了,由于他肯吃苦。做事情又十分的勤快,因此包工头很赏识他。一有新工程上马,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小丁;能得到包工头的欣赏;小丁自然是赚了不。

"看着小丁那间即将要装修的房子,

当我读完大三回到家的时候,这小子竟然有钱盖房子了,"小丁。你真是厉害。我由衷地说道:"这没什么?"小丁憨厚地说道:"小华,你有时间吗?下个月的二十五日。"我想了想:

""应该有吧!

"你有什么事吗?""那一天我结婚,"小丁有些羞赧地说道:"你结婚了,真是没有想到啊!"我愣了一下:"对方是谁;然后很高兴地说道!""是村里的许。

你小子真是有本事。""许老师,"我带着无限的羡慕回到家中;却听见父亲拍着桌子大声说道:"这帮家伙真是欺人太甚。""发生了什么事情?"我急忙问道:"你看看这个就知道:"母亲将桌子上那份文件交到我手上,我从头一看。那是一份"拆迁通知","不就是拆迁吗?"我疑惑地说道:"这有什么?

是要补偿十万的,

""问题出现在补偿上,"父亲咬牙切齿地说道:"本来根据上面的规定。像我们这样的房子,但是刚才村委书记却说:补偿只有一万,你说这不是欺人太甚又是?

"我也火了起来。""真的是欺人太甚,咱们走,去市政府那里上访去;我就不信。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法律?""没用的,"母亲说道:"你舅舅和几个村民已经去。

""没用;

""小华,

""这还好!

也在拆迁的范围内吗?

根本就没有用,哪该怎么办啊?你不用担心,在镇上买个二手房还是有能力的?"我顿时松了一口气,"对了,"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"小丁的新房子,""当然了,他的房子,是首先被拆掉的对象。""这下完了;"我急忙从家里出来;跑回小丁那里去,一切都没有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。小丁蹲在。

"小丁抬起头来,

低声抽泣着,他身后的新房子,已经变成了一堆瓦砾,你没事吧!"我连忙走到小丁的跟前,"为什么?眼里涌满了泪水。"他们为什么要拆我的房子?这可是我的婚!

你们再盖房子不迟。

他们拆了我的房子。你这叫我怎么结婚呀?""没事的,"我说道:"不就是房子而已嘛,你可以先租个房,和许老师结婚,等以后有了钱,""小华你说得对;"我还要娶媳妇呢?"小丁抹干脸上的泪水,我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打击而意志消沉,""这就对了,"小丁的斗志让我非常放心!我拍拍他的肩膀;和他告别,这竟然是我和他见的最后。

我万万没有想到,

父亲对我说:

呆在家里无聊得很;

我回到家中后,县城的亲戚想请我去他家;为他的孩子补习功课,"没问题;"反正我放暑假,不如出去走一走,"于是第。

我就离开了家,在亲戚家住了将近大半个月。父母已经搬到新家那里去了。等我回来时;我回家的。

正好是农历的七月十五!母亲曾经叮嘱我。这一天晚上走路千万要小心,不然的话会遇上脏东西,这对于我来说:因为新家就在镇上,人来人往。本来不是什么?

但是感情还在,

发现村里所有的房子已经全部被拆除了,

根本不怕遇到脏东西;我忽然心血来潮;可是那天晚上,想回老家看一看,房子虽然没了。毕竟我在那里住了二十二年。我来到了村口,垃圾沙石到处都是:唯一保存下来的。是村里的水井。根据父亲的。

那是一口古井,

古井的历史起码有四百多年,正因为如此,打算将来围绕古井做一个小公园,它被镇政府保留下来;供人们观赏,我慢慢地走近。

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

心里充满了感慨;当我快要走到井边时。我突然感到一点不对劲;一阵似有似无的"呜呜,"声音。""呜呜,从古井里面传了出来;我方才明白,但是随着那声音越来越清晰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"大晚上的,

那不是幻听。这声音初听上去;好像是女人在井里哭泣;但是听久了之后。却觉得它更像是男人在呜咽?我感到非常奇怪!谁那么无聊躲在古井里面哭泣啊!"我正要探头往井里面观看一下:一个诡异的影像突然出现在井口,把我吓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!一个黑乎乎的。

正慢慢的从井里冒上来,这东西很大,几乎沾满了整个井口。才看出那是人的头发;我看了半天;我惊恐地想道:古井怎么会突然冒出人的头发来呢?随着头发不断地往上升。很快的我就知道了。

一个脸色惨白的女人头慢慢的从井里面冒了上来。女人头完全露出来后。紧接着便是她的身体,在十五的月光照射之下:我清楚地看见那女人穿着一件大红袍,但是双脚却像灌了铅似的,一动也不能动,我越来越害怕。使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从井里冒出来,当那个女人整个身体都悬浮在井口上。

她那悬空的双脚清楚无误地告诉我。它是一只女鬼,女鬼似乎感觉有人在看她?缓缓地抬起头来,使我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她的容貌,我当场就惊呆了,"这女鬼怎么这么像小丁?"那女鬼好像不喜欢我盯着她看?"。

与此同时,

然后发疯似的向着家里的方向跑去,

"地叫了两声。向着我飘了过来,我的双脚突然能够移动了。"地大叫一声,我当即"鬼啊!我一口气跑回家中,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?父亲见我气喘呼。

""为什么不可能?

"鬼我在在古井那里见到鬼,不可能吧!""你在古井那里见到鬼,你别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?"小华你也真是的。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到古井那边去呢?""我只是不小心。"我不好意思地说道!"妈妈。这段时间你见过小丁吗?""没什么?之前听说他的房子被强拆了,""你问这个干什么?关心一下而已;""原来你也知道:"父亲惊奇地:

"知道什么?

""小丁出事了;"父亲说道:"小丁的房子被拆掉之后,他的心里并不服气,不断地找村委主任抗议,这一找不要紧。要求得到合理的赔偿!一找之下小丁发现;他那已经和自己登记结婚的妻子;""小丁当即和村委主任打了。

村委主任不服,

恶狠狠地说道:

"我惊愕道:

居然和村委主任搞在一起了。由于长期在工地上工作,小丁很快把村委主任打趴在地上;纠集了一批人。把小丁打了个半死,小丁看着那些打过他的人。然后扔在街上,我一定会报仇的!"那小丁怎么报仇?""这怎么可能?村委主任的。

就在派出所当所长,

""既然报警无用。

"他会不会已经被村委主任杀人灭口,

有点像小丁;

也是只男鬼,

小丁就是报警也是没有用的,哪小丁怎么报仇啊?""我不知道:"父亲摇了摇头;所以报不了仇呢?你为什么这样说?""因为我在古井那边看到的女鬼,""这不可能吧!就算他死了,"小丁是男人。怎么会变成女?

我想了半天,

不满地说道:

"母亲的话让我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也想不明白个中原因;于是索性不想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当我还在睡梦时,"是那么无聊!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把我吵醒了;一大早就报警啊!"我揉揉眼睛。"是工地上的工人。"工人在你昨晚遇鬼的古井里,""什么?"我猛地惊醒过来,发现一具。

正吃力地用工具,

"古井发现尸体,那我得去看看了,"我跟着父亲来到古井边,发现那里聚集了一大批人,两个年轻的警察,把古井里的尸体捞上来。在场的人无一不大吃一惊,尸体被捞上来之后。这是一具男尸。可奇怪:

而且脸上还化着浓浓的女妆,

难道像我猜测的那样,

这男尸居然穿着一件女式大红袍;大腿上还有许多血迹?尽管如此,大家还是从中看得出?这具男尸就是小丁,小丁为什么会死在古井里面?被村委主任杀死了,很快法医就得出结论,弃尸在。

小丁是自杀身亡的,

小丁为什么自杀?

化女人的妆;

"小丁的大腿,

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血迹?

"法医说道:

这结果引起村民的议论纷纷,大家都想不明白。自杀之前为什么穿女人衣服?村里年纪最大的老董深深思考了一会儿,忽的开口问法医道:""这是他阉割自己所流出来的。

法医的话再次引起人们的各种猜测。

老董却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""董爷爷,

阉割自己,但是这一次,"完了,这下小丁真的是完了,您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"人们急忙问道:"大家知道小丁为什么要这样死吗?"老董说道:"小丁自杀之前;穿女人。

阉割自己,

这些因素加起来,就是一个可怕的邪术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。小丁是在昨天晚上跳井自杀的;对不对;"法医点点头,""对;"这就是了,"这是他利用邪术。化成厉鬼报仇;""哪村委主任?""死了;"不仅是村委。

还有那些将他打个半死的人。

他们立即派人到相关人员的家中查看;

小丁的妻子许老师,一定会被小丁化成的厉鬼活活吓死;"老董的这番话,引起了警察的注意,果然和老董说的一模一样。"难怪昨天晚上;我会看见小丁的鬼魂了,"我叹息!

""啊!

小丁这样报仇。"董爷爷。阎罗王会不会把他打进十八层地狱。他下去阴曹地府,""不会。"小丁这样做,"老董摇摇头说道:他的灵魂会在报完仇之后。"村民们听完后,无一不扼腕叹息!彻底的魂飞。

尽管小丁害死了很多人,

所以当那些死者家属前来找麻烦时,

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的,可是村民们认为。都被村民们骂走了;不仅如此。村民们还自发捐款;将小丁风光大葬。因为小丁已经魂飞魄散。所以村民们谁也没有去小丁的坟墓前祭。

只有我这个小丁的老朋友。

""这么可怕,

出于纪念的原因,每逢中元节,都到古井那里祭奠我那个早已经不在的好朋友!"这些年我和你爸爸攒了不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